河南省教育新媒体暨舆情研究中心

互联网会带来激进化吗?——基于网络女权议题的网络动力学研究

作者:陈李伟、桂勇


【内容摘要】 以微博女权议题为例,结合大数据挖掘和质性观察系统呈现网络女权的激进化表征与趋势,从网络机制解释激进化得以发生的动力,并运用仿真模型验证网络女权激进化的网络动力机制。尽管平权女权仍占主导,但网络女权呈现较为明显的激进化趋势,主要体现在话语维度的扩权女权扩张与结构维度的群体分割。在此过程中,同类聚集机制、信息茧房机制和流量竞争机制构成了网络自组织动力机制。这些发现支持了网络女权激进化的观点; 提出并验证了网络自组织机制在网络议题激进化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推动深化对网络公共领域的理解。

【关键词】 互联网;激进化;网络女权;网络动力学

一、问题提出

回顾现有网络女权研究文献可知,研究者已经从网络女权的行动特征、形成机制和社会影响等方面对网络女权现象展开研究。这些研究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图解。然而,在本文看来,“网络女权是否存在激进化趋势”以及“网络女权激进化与互联网变量的关系”这两个问题 仍有待进一步的系统实证研究。首先,关于网络女权是否存在激进化趋势仍未取得共识。一部分研究认为,中国的网络女权话语强调谈判性、建设性而非对抗性,并不显得激进。另一些研究则认为,网络女权的观点和表达较为激进,部分话语倾向于将女权等同于女性特权,或过度强调性别对立,在表述中常采用讽刺、侮辱等表达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说,上述观点的分歧部分源于现有研究主要采取截面的事件个案观察。本文认为,有必要通过纵贯数据的系统分析来揭示中国网络女权是否存在激进化趋势。其次,现有研究尚未系统地剖析网络女权激进化如何受互联网变量的影响。大致而言,现有研究主要从传统的理论视角理解网络女权激进化。梳理现有文献可知,现实基础论强调女性所经历的不平等是网络女权激进化的现实基础,包括女性在教育、就业和个人选择等方面所面临的不平等。意识觉醒论则认为,新时代女性群体的女权意识觉醒为网络女权的激进化创造了有利的认知条件。如消费主义、独生子女等因素提高了新时代女性的权利意识,为网络女权运动提供了思想土壤。观念传播论指出,对女权主义理论的过度阐发是网络女权激进化的直接诱因。网络意见领袖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片面地利用西方女权话语消费女性,导致女权观念退化为性别对立。

尽管现有研究已涉及互联网这个变量,但他们倾向于将互联网看作可资使用的基础设施或技术手段。这一技术性 分析视角忽视了网络社会的自组织机制。事实上,信息在网络平台传播时,参与讨论的社群成员彼此之间会产生诸如情绪传染、信息茧房等效应。因此,有必要归纳和识别网络空间中存在的社会性机制,从机制分析的视角系统而深入地探究互联网变量对网络女权激进化的作用,并通过实证研究对这些机制进行检验。

二、研究路径与研究设计

(一) 研究路径

回答“网络女权是否存在激进化趋势”是理解“网络女权激进化与互联网变量的关系”的前提,为此本节将阐明激进化的内涵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刻画网络女权话语是否存在激进化趋势的研究路径。激进化多指朝向某种方向的极端价值取向或社会态度转变并持续强化的过程。

就当下中国的网络女权而言,系统刻画网络女权的激进化趋势至少需要综合考虑话语和结构两重维度。为了从网络表达中挖掘话语的激进特征,本文将借助话题模型来识别和区分不同形态的话语,并在此基础上刻画激进话语的历时动态发展,从而为系统探讨网络女权的激进化变迁提供实证支撑。

在社交媒体时代,对争议性话题的讨论不仅体现在话语表达,还体现在参与者之间的互动模式和社群结构,因此激进化还体现在结构激进化。所谓结构激进化是指网络社群的分割和层级化,或者说是哈贝马斯式公共、开放和平等的反面镜像。在实证研究层面,本文通过比较网络女权社群的互动频率和互动对象来勾勒网络女权的结构激进化表征,进而勾勒网络女权的分割趋势。

为了从复杂的网络现象中识别网络逻辑影响女权激进化的作用机制,本研究密切追踪关注女权话题的账号的历史动态,从中归纳总结网络逻辑对这些账号所发挥的具体影响,并进一步提炼出互联网影响女权表达的动力机制。最后,为了系统地验证所归纳提炼的网络动力机制,本研究通过仿真模型模拟微观个体在表达和行动中所涌现出的社会和话语结构,通过比较模拟产生的结构和实际所观察到的结构来验证女权激进化过程中的网络动力学机制。

( 二) 研究对象与资料来源

本文的研究对象为关注网络女权议题的微博用户( 简称为“网络女权成员”) 。其具有如下特征: 1. 在网络平台中积极参与女权议题的讨论; 2. 网络表达主要围绕女性、女性权益等话题,或维护女性权益,或关心弱势的女性群体,或传播和实践女权理念等; 3. 本文聚焦分析网络空间的女权表达和行动,是否存在对应的线下行动不是界定研究对象的标准。本文的资料来自新浪微博,主要基于如下考虑: 这是国内最大的实时在线互动平台之一,内容覆盖面广,成员规模庞大且活跃度较高,观念表达多元; 同时,该平台的表达相对自由,数据开放程度高,内容可见性和可追溯性强。数据通过滚雪球抽样和网络爬虫脚本收集。

(三)质性观察归纳与大数据分析相结合的混合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质性观察归纳与大数据分析相结合的混合研究方法来探索网络女权激进化问题。具体而言,大数据分析方法在本研究的应用主要体现为四个方面: 1. 通过支持向量机模型判别样本是否为网络女权成员,以及具体博文是否讨论女权议题,分类器的精确率为94. 12% ,准确率为 80. 33% ,具有较高的可信度; 2. 基于话题模型等大数据文本挖掘方法归纳得到网络女权议题的话语类型; 3. 借助社会网络分析识别社群互动结构,提炼出凝聚子群并分析社群结构特征及其演变; 4. 通过仿真模型模拟网络女权发展的动态过程,从而验证质性观察归纳出的网络女权激进化的网络动力机制假设。

三、网络女权是否存在激进化趋势?

(一) 扩权女权话语:网络女权中的激进话语

1. 三种话语体系及其含义

本文通过话题模型来识别不同类型的网络女权话语。话题模型所识别的三个话题刻画了网络女权的三种话语体系。其中,话题 1 主要讨论婚姻与生育等与性别制度有关的议题。结合质性分析可知,话题 1 的典型主张是推翻男性主导的性别制度,建立女性主导的婚姻、生育制度,本文称之为扩权女权话语。话题 2 围绕性别、活动、歧视、暴力等关键词展开,要求关注性别议题,解决如家庭暴力、社会歧视等问题。这一话题最具代表性的主张是性别平等,本文称之为平权女权话语。话题 3 围绕女性医疗技术、生育技术等展开,涵盖诸如医生、治疗、疫苗、筛查等词汇,本文称之为工具女权话语。

扩权女权话语认为女性优于男性,主张否定和推翻现有的性别结构。在扩权女权话语看来,女性作为婴儿母体理应为第一性,但父权制度窃取了女性的权利和地位,通过婚姻制度与生育制度束缚女性,从女性手中夺取了生育权、冠名权以及其他各种权利。关于维护女性权利的方式,扩权女权话语否定制度改良的可行性,认为只有彻底破坏父权制及婚姻制度、生育制度,重新确立女性领导的社会及其制度,才能维护女性权益。

平权女权话语强调男女性别平等,主张改良而非推翻现有性别关系结构。在平权女权话语看来,以人权天赋为前提,女性不应在家庭、工作等领域遭受次等待遇。例如,成员 ZYWG在评论女性网约车受害事件中反对女性次级地位,“( 女性) 被当成不信任的小孩……女性的证词是不被采信的……二等公民地位仍然是暗暗地刻在骨子里”。

工具女权话语倡导以技术手段消除女性焦虑。持该话语的成员多为女性行业从业者,贩卖女性焦虑是其显性特征,故此其表达常涉及“怀孕”“治疗”“宝宝”等词汇。例如,某主营产后护理的博主 XDYZ 强调“生育很辛苦,妈妈很伟大,但很多苦并不一定要受( 比如月子) ”,相对隐晦地推广月嫂和产后护理等服务。

2. 作为激进话语体系的扩权女权话语

扩权女权话语的激进性主要表现在观念主张、表达特征、论证逻辑等维度。观念上,扩权女权话语倾向于挑战和否定现行社会性别秩序,希望翻转社会性别秩序。在扩权女权话语看来,现行社会性别秩序通过婚姻制度和家庭制度攫取了女性的权力,捆绑了女性的自由,将子女化为个人的私有物。在论证逻辑上,扩权女权话语往往采用二元论,排斥异己性别和异己行为。该话语多强调与突出性别间的差异和对立关系。同时,该话语对与其主张不符的行为持相对强烈的否定态度,甚至通过污名化等方式进行网络攻击。就表达特征而言,扩权女权话语通常会采用具有侵略性或粗俗的表达来宣泄情绪,而较少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扩权女权话语还常常通过负面或带有侮辱性的词汇表达否定性意见和个人的不满。

总之,扩权女权话语是网络女权表达中的激进类型,该话语主张推翻现有婚姻和生育制度,建立“母权”社会,翻转现存的性别关系和制度,较为彻底地否定当下的社会性别秩序,认为性别间存在对立关系,彼此无法共存,同时坚决反对异己行为,价值立场具有鲜明的二元性、绝对性、情绪性和侵略性特征。在这个意义上说,扩权女权话语的广泛传播是网络女权激进化的外显表征。

(二) 扩权女权话语主导的网络女权激进化

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在过去几年间扩权女权博文所占比例快速上升,成为网络女权“主流”话语的新挑战者。自 2014 年进入发展快车道后,至 2016 年间,扩权女权的博文比例多次超越平权话语的博文比例,一度成为网络空间内最常见的女权话语。2017 年间,由于扩权女权话语表达相对粗俗且具有攻击性,违反新浪微博言论规定,在平台的集中治理下,不少扩权女权社群成员被禁止评论甚至封号,扩权女权博文的占比也因此有所下降。但 2018 年平台政策有所松动后,扩权女权话语的博文占比再次上升。

扩权女权话语的传播声量占所有女权话语传播声量的比例( 下文简称“声量指数”) 同样快速上升,这意味着扩权女权话语的网络话语权的逐步扩大。从数据上看,在 2013 年至 2016 年间,扩权女权话语的声量指数快速上涨,从 2013 年的大约 2% 上升为 2016 年的 20% 左右。扩权女权话语的传播声量指数在 2017 年虽有一定的下降,但在 2018 年再次上升为 20% 。

扩权女权成员间的网络互动量占女权成员间互动总量的比例也有所上升,这表明扩权女权成员之间的网络互动更活跃。数据分析显示,2013 年至 2016 年间,扩权女权成员内部的网络互动量占比快速上升为 45% 左右,成为互动最为活跃的网络女权亚类型。2017 年扩权女权成员的互动活跃度因为平台治理而有所下降,但互动指数仍高达 36. 65%。进入 2018 年,随着平台集中性的治理运动结束,扩权女权成员间的互跃度又有所抬头。

(三) 扩权话语为主的群体分割

从互动结构的视角来看,激进化还体现在网络女权的群体日渐分割。群体分割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网络女权群体的互动逐渐聚集在女权成员之间,而越来越少与非女权成员进行网络互动; 特定类型女权话语群体与同类女权成员的互动频率逐渐上升,与不同类型女权成员的网络互动逐渐减少。

群体分割意味着非理性的交流结构,在某种程度上可看作哈贝马斯式“公共领域”的反面镜像,由此对社会治理带来新挑战。一方面,群体分割意味着异质话语成员间的互动减少,群内话语同质化增强,在交流过程中少数派将面对更强的群体压力,难以提出不同的声音,最终带来同质化和极端化等后果。另一方面,不同类型成员形成相对集中的向心子群,具备更强的凝聚力和号召力,能爆发出更强的社会影响力。这意味着,网络女权在面对性别相关事件时能快速组织和集体发声,形成巨大的舆论声浪。质性观察表明,在类似“都美竹举报吴亦凡”等涉及性别议题的事件中,网络女权的集体发声有力推动了舆论的早期发酵和大规模的社会传播。

四、网络女权激进化的网络动力分析

(一)同类聚集驱动群体分割

近十年来,涉及性别与女权议题的舆论事件较为集中的爆发,为网络女权成员的聚集提供了契机和动力。这些社会舆论事件通过符号化的沟通能够快速动员具有相近观点的网络女权成员,依凭相近的心理感知或现实遭遇构建亲近关系和信任纽带。一方面,群体的聚集提高了同一话语体系交流和碰撞的频率,话语的衍化速度加快,不少观念主张逐渐抽象化和概念化。例如,扩权女权话语中衍生出了如“婚女”等专有名词。这些“术语”构筑了话语的边界,客观上提高了网络女权与非女权群体之间,甚至是不同类型网络女权群体之间的沟通成本,使得跨话语体系的交流更为艰难。另一方面,群体的聚集使网络女权成员间逐渐建立联系,相对同质的内容与观念沟通更容易激发情感和引起共鸣,逐渐形成持续且稳定的互动关系,进而疏远非女权群体以及持有不同话语的网络女权群体。

(二) 信息茧房驱动观念强化和情绪激化

在某种程度上,“转向扩权女权”过程与同类聚集及群体分化下形成的“同群同话”现象密切相关。“同群同话”现象即同一个凝聚子群内只有一种主流话语体系。这样一种社群结构促成了相对封闭和高度同质的回音室信息环境,进一步从观念强化和情绪激化两方面推动了女权话语转向扩权女权。在沉默的螺旋影响下,同类观念相互强化,成员将越来越坚信和沉溺于自身所持有的观念,容易导致群体的极化。结合这一观点,受同类成员的包裹和大量同质性观念的催发,网络女权者大量接触女性权益受损的社会事件,极大强化了网络女权成员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和彻底改变社会性别制度的决心。

(三) 流量竞争机制驱动激进化表达的策略选择

网络女权成员具有明确而强烈的诉求,希望自身的话语表达能吸引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形成舆论压力,以达成社会诉求。这种强烈的诉求既源于女权观念本身,也部分源于对中国女权现状的情绪化误读。对网络女权成员而言,扩大舆论影响、吸引社会关注是表达诉求、传播思想和解决问题的重要途径。为吸引内容消费者的注意力,网络女权成员常常通过激进的言论引起网络注意力,营造声势。考虑到网络注意力的分配机制,相比于严肃的内容,耸动性的内容更容易引起注意力市场的波浪。

结论与讨论

研究发现,网络女权存在明显的激进化趋势,这既表现在内容上的扩权女权话语扩张,同时也体现在互动结构上的群体分割。在内容上,网络女权话语体系主要包含扩权女权、平权女权和工具女权三种话语类型,扩权女权是其中的激进类型。这一激进话语体系自 2015 年以来快速发展,对平权女权话语的原有主导地位形成了挑战,推动网络女权在话语表达上显得相对激进。就互动结构而言,网络空间内的女权群体与非女权群体趋于分割,其中扩权女权群体与非女权群体的分割程度尤为明显。群体分割导致群体内信息和观念同质化,带来观念激进化、极化和网络集体行动等社会风险,也给网络治理带来挑战。

上述发现支持了网络女权激进化的论断,为中国网络女权是否存在激进化之争提供了较为系统的经验。一方面,尽管存在网络女权的激进化趋势,但平权女权话语在网络空间内仍然占据主导; 另一方面,扩权女权自 2015 年以来快速发展,不断挑战平权女权话语的主导地位。

其次,作者在质性观察和大数据挖掘的基础上提出网络女权激进化的网络动力,包括同类聚集机制、信息茧房机制和流量竞争机制,并进一步通过仿真模型对上述动力机制进行验证。本研究指出,同类聚集机制推动了群体分割,促使网络女权结构层面的激进化; 信息茧房机制则激发极端情绪和极端化观念,催化了女权成员网络表达的激进化。此外,流量竞争为网络女权选择激进化表达策略提供了动机。

关于网络女权激进化动力的发现支持了网络自组织理论,这是对现实基础论、女权意识崛起论和观念传播论的重要补充,有助于我们加深对网络社会的理解,也有助于我们理解其他重要的网络议题的激进化趋势和动力。网络信息的扁平化传播、网络信息的自筛选等特征带来了女权成员的同类聚集和信息茧房效应,而流量竞争机制则强化了情绪化和极端化表达,这些机制共同推动了网络女权的激进化。在这个意义上说,理解网络社会的性质需要超越技术分析的视角,从用户分析的视角深入考察网络空间中的自组织机制。

网络自组织机制是网络议题激进化的重要动力,这一发现意味着,有必要结合网络社会自身的独有规律来加强网络空间的治理,尤其需要避免争议性议题的理性讨论向极端化和激进化撕裂的退化,结合网络动力学来减缓网络议题激进化的负面影响,促进网络社会的和谐发展。

最后,“田园女权”网络标签往往来自网民对扩权女权的朴素印象,但日益被网民泛化为网络女权的代名词。网民对网络女权的负面印象得以强化,不少网民以偏概全,对网络女权产生了误解,加速了网络女权污名化过程。由此,网络女权有可能会丧失其本该有的正当性,对温和女权主义思潮的发展、女性合法权益的保护带来非预期后果,甚至会阻碍合理的女权观念的传播,减缓女权运动的发展步伐。

  //  

本文转自《现代传播》2023年第4期  陈李伟、桂勇——《互联网会带来激进化吗?——基于网络女权议题的网络动力学研究》


  //  

“豫教舆媒”是河南省教育新媒体暨舆情研究中心官方公众号,围绕教育领域开展新媒体传播研究、热点舆情深度分析,提供年度新媒体白皮书、年度舆情总结报告、新媒体排行榜等,开展地方单位培训交流、新媒体学生作品大赛等活动,致力于提供专业学习平台、服务社会发展进步,期待“豫”见您!

办公电话:0371-22194588

投稿邮箱:hedanewmedia@163.com

宋玉涵|编辑

首页      中心概况      新媒报告       学术视点    教育舆情    留言板
河南省开封市  
hedanewmedia@163.com
0371-22194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