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媒体暨舆情研究中心

学术视点|截图传播的生成逻辑、伦理反思与引导规范

作者:李贵阳 虞文俊


摘要

截图已超越复制、存储、分享等基本技术功能,搭载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作为传播中介参与到日常化的在线信息交流与传播活动中。截图者对传播内容的掌控权促使信息从“后台”转移至“前台”,重构了公私领域的传播边界,引发媒介伦理失范现象。基于传播隐私管理理论,个人在网络生态系统中合理拥有、控制和分享截图私人化信息,需从截图传播的边界所有权、边界渗透、边界连接三方面协调隐私的边界,进而引导规范截图传播行为。

【关键词】:截图传播;媒介赋权;私域公共化;隐私权


哈贝马斯曾论述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的关系,认为社交媒体时代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边界相融,媒介赋权使得私人领域公共化的趋势愈加明显。截图传播基于媒体融合与社交网络框架,个人信息披露倾向公共化,公私领域边界失调进而引发隐私泄露问题。美国学者 Barnes 认为,网络社交驱使个人信息的自我披露,但同时用户也在担心隐私泄露的问题,这种对隐私的态度和隐私保护的行为之间的矛盾,即“隐私悖论”(Privacy Paradox)。截图传播正存在着这种“隐私悖论”:用户希望通过截图交流建立社交关系,自我披露的同时担忧个人信息的隐私边界,但这种担忧并不会阻碍用户的截图传播行为。截图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跨平台传播形态下,传播场景转换叠加,重构了信息公私领域的传播边界,信息内容由“后台”(backstage)移至“前台”(frontstage),使私人信息泄露。隐私边界具有较强的流动性,即边界控制并非一成不变,尤其是社交媒体平台动态变化的边界与不断调适的传播规则,增加了当今截图传播中隐私边界管理的复杂性。我们受益于截屏图像传播便捷性的同时,个人隐私过度披露、公私领域边界失调、伪造等传播伦理失范行为理应得到关注与反思。


截图传播的生成逻辑 :媒介赋权下

的边界操控

截图源于新媒介技术的出现,被广泛应用于微信、微博、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发生的意义建构并不是关于屏幕截图本身,而是关于它们在其中运作的网络媒体生态系统。

(一)边界连接异化 :匿名效应下的围观

边界连接指对信息披露对象的范围划定,可解读为截图传播中信息的围观群体,社交媒体平台链接的对外敞开容易造成用户隐私信息的围观,因此,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边界连接显得更加被动,用户很难控制“向谁说”的问题。边界连接异化,即呈现在平台匿名导致截屏信息裂变、脱离掌控的现象,截图传播容易变成情绪传染,截图文本呈几何级数般的传播速度和广度。曹林认为微博、微信等媒体构建了一种“围观”的网络生态环境,微博、微信平台的技术设置 :自由进入、评论、关注、浏览、转发的“广场效应”, 决定其围观的氛围和传播特性。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由于缺乏严格的实名制注册,用户身份可随意在“虚拟”与“现实”之间切换,在网络匿名状态下隐去真身,在缺乏理性的围观氛围中浏览、转发、评论截图信息。

(二)边界渗透扩散 :截图内容再媒介化

当截屏技术与日常的社会化传播活动勾连,截图传播的互动已不再是文本内容的简单交换,而转化为载有信息、社交货币、形象等资产的无形之物,这就是截屏信息的再媒介化形式 。社交媒体平台的开放式链接延展了隐私边界对外开放程度,加快了截图内容再媒介化进程,这表现为截图信息经社交媒体平台裂变式传播,公私领域边界渗透扩散。

截图信息在社交媒体平台的不断提取再现,是截图内容再媒介化的主要方式。社交媒体平台在截图内容再媒介化中充当调节阀的作用,调节截图信息的流向与流量,其中,流向指向截图内容由私人领域向公共领域扩散的路径。数据技术的狂欢语境下,倘若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事件在社交媒体平台披露后引起自己的兴趣,那便会参与转发、评论甚至参与对事件的进一步探究,介入他人的私人领域之中,原本属于熟人关系网络的截图行为一旦嵌入社交媒体平台中,隐私信息不自觉地渗入网络各级虚拟圈层。从截图信息流量来看,截图内容再媒介化扩大了信息能见度。截屏信息经各社交媒体平台生成二次甚至多次截屏,再加上社交媒体平台碎片化表达、易受操控、情绪化等特点,涉及个人信息的截图就变成了一个共有物品。

(三)边界所有权模糊 :关系控制内容

边界所有权模糊在于截图传播在网络关系裹挟下,信息的管理主体不明确,当社交媒体介于公私领域之间时,截屏主体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频繁更迭,边界所有权行使由一人演变为多人。

出于社交目的的自我信息披露使得私人信息与公共信息的边界愈加模糊,这种边界所有权模糊体现在以下几点。其一,截屏主体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频繁更迭,截图内容的边界所有权行使由一人演变为多人,引发截图信息何处是隐私边界的追问。其二,社交媒体平台兼容人际传播、大众传播等多种传播形态,本身很难说明属于公有还是私有,这为强化私人领域公共化创造了基本条件。关系的发展有着复杂过程,个人隐私边界开放程度不应由关系决定,“我们不再将关系单纯理解为增进亲密度的表露手段,相反我们把关系视为一个自我管理信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确定公共领域与私人空间的边界在哪里”。截屏社交基于现实人际关系的巩固,信息流动循着人际关系强弱的不同进入私人领域或公共空间,当私发情境下的传播交流被截取转发至其他组群甚至公共空间,私人领域与公共空间的边界所有权愈加模糊。

媒介赋权为截图传播带来新的可供性,信息生产可供性、社交可供性与移动可供性,这是截图传播隐私边界操控的技术前提。截图传播的边界连接异化很难掌控“对谁说”的问题 ;边界渗透扩散即截图内容再媒介化,引发“何处是边界的追问”;边界所有权模糊表现为关系控制内容,边界所有权的行使在谁尚不明确。


截图传播的伦理反思 :公私领域边

的失调

截图传播私人领域公共化是隐私边界失调的后果,截图者基于“印象管理”将个人信息从“后台”移至“前台”,打破边界的自我陈列造成私人信息泄露 ;截图技术消解了公私空间的界限,对他人领域的介入形成网络空间的“想象监控”,削弱社交信任的同时影响自我表达 ;截图信息经二次甚至多次传播后不断参与新的交流语境,截图信息的解读千人千面,造成传播语境的坍塌。

(一)“后台”移至“前台”:打破边界的自我陈列

戈夫曼的“拟剧理论”提出“前台”与“后台”观念,应用于截图传播私人领域公共化问题的诠释,“截屏前”对应“后台”,“截屏后”对应“前台”,“前台”是个人对外的表演舞台,“后台”是幕后对内的放松区间。社交网络用户的自我展示可谓“技术中介的社交”,截图传播的自我展示按照截图者“导演”的“剧本”向特定观众展演,从而进行身份表达、传播和印象管理。社交网络空间的每一个“中介化”的对话都存在一个“想象的受众”,用户基于传播技术可供性、对话的环境与以往的生活经验,知晓如何在不同的情境下保持不同的身份与角色。截图传播的自我披露关涉个人信息可见性、边界设定、受众管理问题,信息披露的对象选择谁?希望展示给他什么样的信息?个人展示在受众面前呈现的印象如何?截图者通过操纵“后台”和“前台”,将和聊天对象的“后台”形象移至“前台”的公开表演舞台,信息对外披露程度无意间扩大,隐私信息被泄露。

(二)“共景监狱”:网络空间的想象监控

喻国明教授指出,传播的技术革命正在促成一种新的社会结构——“共景监狱”,“共景监狱”是一种网络围观结构,强调互联网权力技术统治模式消解了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的界限,截图信息在“共景监狱”中被推上围观区域。社交媒体特有的可见性和曝光度的支持将截图配置在更大的“监控技术”中,截图正形成网络时代的“米兰达警告”:你有权在网上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可能被截屏。美国加州大学教授 Van House将截图理解为“社会技术系统”的一部分,认为数字数据所提供的监控,特别是屏幕截图的创建、分享和占有,为截图者提供了物化、具体化的监控对象。当截屏图片嵌入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进入公共视野,人们想象自己在网络中的一举一动随时会被监控,如同生活在截屏技术打造的“共景监狱”,影响截图发布者、聊天对象以及截图传播所有参与者的网络表达。

(三)“景观”代替“事件”:传播语境的坍塌

传播学者波伊德用“语境坍塌”(Context Collapsed)来阐述社交媒体给用户带来“矛盾、不确切、误导性语境线索”的传播困境,“图像是将事件变为情境的一种翻译,图像以场景取代事件”,截图有限篇幅的内容难以再现上下文完整语境,经网络平台脱域传播后给予围观者想象空间。

社交媒体技术将多个受众分解在不同的环境,这使得人们很难处理面对面对话中的多样性 ,例如截图者将截屏信息发布到朋友圈,基于对私人领域的守护,对好友设置分组可见,这种可见性管理使得个人信息“共同拥有者”并没有被事先通知。信息接收方并不知道这条信息可见性的范围划定,彼此对语境范围理解的不一致会有意或无意间泄露隐私。社交媒体上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界限坍塌与消解,截图信息缺乏情境、语境线索,正如法国社会学家罗兰·巴特所说的“作者已死”的境况。

社交媒体平台为截图传播行为提供了共享的虚拟空间与交互仪式,人们的自我披露意愿加强,但伴随的是私人信息被无意间搬至公共舞台展演,公私领域边界失调引发传播语境的坍塌、截图信息整体文本的撕裂。网络空间中的自我表露与个人信息,应在私人信息隐私权让渡的同时不混淆私域与公域。


截图传播的引导规范 :公私领域边

的协调

截图传播随之而来的是公私领域界限的消弭、伪造、个人隐私围观等问题,截图者、网络围观者、媒介技术平台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法律规制的健全也同等重要。

(一)截图者 :自我披露的边界协调

自我披露的隐私信息在媒体围观效应下被无限放大,截图者应在公私领域寻求恰当的平衡,私人领域在让渡的同时不可充当公共领域对其他个体私人领域的入侵力量,而公共领域侵占私人领域也不应当全部占领。美国传播学者 Petronio 提出个人隐私边界与集体隐私边界的“共同所有制”(Collective-Ownership),当截图者愿意披露个人信息时,信息由个人边界沿着集体边界流通,在允许的可见性范围内,信息分享者与接收者共同占有该领域信息。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隐私边界的协定,作为隐私管理的理想化状态,截图者发布个人信息,接收者将成为一小块信息领域的共同所有者,这个领域内既包含权利又包含责任 :信息共有与守护。

(二)平台兼顾法律 :边界所有权的明晰

明晰隐私边界所有权,急需解决以下问题 :其一是涉及个人信息的截图内容如何合理拥有、控制及分享,其二是如何提高截图拥有者控制信息的能力。一方面,平台应积极开发截屏应用跟踪技术,并检测截屏信息是否涉及隐私侵犯,从技术可供性角度削弱截图者传播内容控制权。平台可建立反截屏装置,正如“阅后即焚”的 Snapchat(国外反截屏技术装置),用户若将接收到的信息内容截图保存,对方会立即收到平台通知,即便当事人没有及时打开消息提醒,也可以手动检查自己的信息是否被截图。另一方面,传播隐私法律从底线层面为截图传播的隐私侵犯兜底,条文明确保证截图信息的合理拥有、分享和控制。

(三)围观者 :“理”大于“情”的二次传播

截图技术是把“双刃剑”,媒介技术在赋予用户更多传播权利的同时,也意味着用户承担更重的责任。截图技术的向善使用,需依靠截图传播所有参与者的理性表达,在公私信息领域中享有权利的同时谨记责任,构建公私边界的和谐划分。围观者在社交媒体平台中的选择性接触、理解和记忆,形成对截图信息的个人经验主义解读。当面对网络平台中铺天盖地的截图信息时,围观者应该提高信息的判断能力、理解能力、评估能力、创造能力以及思辨能力,避免公共领域中私人情绪与立场的裹挟。


结语

截图传播有着内在的生成逻辑。个人希望合理化管理私人信息,但社交媒体平台中公私领域边界的消弭造成对个人信息的围观,增加了个人信息管理的复杂程度。当截图传播嵌入虚拟社交网络平台,个人难以控制隐私信息在私人领域与公共空间的流向,截图传播的隐私边界呈现失调状态。总之,截图传播的隐私管理是一个辩证、动态的过程,面对截屏技术带来的传播困境,在私人信息隐私权让渡的同时不混淆私域与公域,应从截图者、平台、围观者等不同层面探讨隐私保护体系,构建更合理的公私空间。




本文转自《青年记者》2023年6月下李贵阳、虞文俊——《截图传播的生成逻辑、伦理反思与引导规范》


李婧雯|编辑

首页      中心概况      新媒报告       学术视点    教育舆情    留言板
河南省开封市  
hedanewmedia@163.com
0371-22194588